233名人网 - 娱乐明星 - 演员 - 歌手 - 模特 - 导演 - 主持人 - 童星 - 网络红人 - 女优 - 体育明星 - 篮球 - 足球 - 历史名人 - 商业名人 - 社会名人 - 名人名言 - 名人故事 - 简介资料 - 影视作品 - 古诗词大全 - 歌曲 - 演员表 - 资讯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233名人网 > 历史名人 > 李元昊 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 李元昊的故事 宋史·李元昊传
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

李元昊简介:李元昊(1003年-1048年),别名曩霄,小字嵬理,党项族人,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是北魏皇室鲜卑族拓跋氏之后,远祖李思恭,在唐朝时受赐李姓,实际为恢复李姓。李元昊继夏国公之位后,弃李姓,自称嵬名氏。天授礼法延祚元年(1038年),李元昊称帝,建国号大夏(史称西夏),定都兴庆(今宁夏银川),修建宫殿,设立文武两班官员,创造自己西夏文,并颁布秃发令。先后派遣军队攻击并占领了瓜州、沙州(甘肃敦煌)、肃州(今甘肃酒泉、嘉峪关一带)三个战略要地。......[查看全部]



李元昊个人资料

本名:李元昊别名:曩霄,小字嵬理所处时代:西夏开国时期
性别:男民族:党项族国籍:西夏
出生日期:公元1003年5月26日逝世时间:公元1048年1月19日出生地:灵州
职业:皇帝、政治家、军事家谥号:武烈皇帝庙号:景宗
成就:建立西夏;开凿“李王渠”,创蕃学;创建西夏文陵墓:泰陵


目录李元昊简介李元昊的故事李元昊是怎么死的?宋史·李元昊传


西夏景宗李元昊简介

李元昊(1003年-1048年),别名曩霄,小字嵬理,党项族人,西夏开国皇帝。

李元昊是北魏皇室鲜卑族拓跋氏之后,远祖李思恭,在唐朝时受赐李姓,实际为恢复李姓。李元昊继夏国公之位后,弃李姓,自称嵬名氏。

天授礼法延祚元年(1038年),李元昊称帝,建国号大夏(史称西夏),定都兴庆(今宁夏银川),修建宫殿,设立文武两班官员,创造自己西夏文,并颁布秃发令。先后派遣军队攻击并占领了瓜州、沙州(甘肃敦煌)、肃州(今甘肃酒泉、嘉峪关一带)三个战略要地。

李元昊建国后,西夏与宋朝的外交关系正式破裂。在此后的三川口之战、好水川之战、麟府丰之战、定川寨之战等四大战役中,西夏歼灭宋军西北精锐数万人。并在河曲之战中击败御驾亲征的辽兴宗,奠定了宋、辽、夏三分天下的格局。

天授礼法延祚十一年(1048年),李元昊去世,谥号武烈皇帝,庙号景宗。

李元昊生平简介

宋景德元年五月初五(1004年5月26日),李元昊出生在灵州(今宁夏灵武),一个帝王之家。

尚在髫龄的元昊,对父亲的睦宋政策,特别是同宋朝的经济贸易,不能理解。有一次李德明遣使臣到宋用马匹换取物品,因得到的东西不合他的心意,盛怒之下把使臣斩首。元昊对父亲的这种举动十分不满,对诫父亲说:“我们从军的人原来本事从事鞍马的,现在用不急需品交换已经不是上策,现在将使臣杀掉了,有谁肯被我们使用呢?”德明见年仅10余岁的独子就有这种见识,十分器重。

少年元昊,长了一副圆圆的面孔,炯炯的目光下,鹰勾鼻子耸起,刚毅中带着几分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态。中等身材,却显得魁梧雄壮,英气逼人。平素喜穿白色长袖衣,头戴黑色冠帽,身佩弓矢。常常带了百余骑兵出行,自乘骏马,前有两名旗手开道,后有侍卫步卒张青色伞盖相随,从骑杂沓,耀武扬威。元昊幼读兵书,对当时流行的《野战歌》、《太乙金鉴诀》一类兵书,更是手不释卷,专心研读,精于其蕴。他颇具文才,精通汉、藏语言文字。又懂佛学。尤倾心于治国安邦的法律著作,善于思索、谋划,对事物往往有独到的见解。这些都造就了元昊成为文有韬略、武有谋勇的英才。

在宋朝边将中,对元昊的外貌、器度、见识有种种不同的传说。边帅曹玮驻守陕西沿边,早想一睹元昊风采,派人四出打探他的行踪。听说元昊常到沿边榷市行走,几次等候,以期会面,但总不能见到。后来派人暗中偷画了元昊的图影,曹见其状貌不由惊叹:“真英物也!”并且预见到他后日必为宋朝边患。

元昊逐渐长大成人,对父亲的和宋政策,特别是向宋称臣日益不满,多次规劝父亲不再臣服宋朝。他对德明说:“我们部落很繁华,当时财力用物不足。如果失去百姓,用什么守卫国家?如果不用所得俸赐,招抚恩养蕃族,习练弓箭。从小的方面看,可以向四周领邦征讨,往大的说,就可以侵夺封疆,上下丰盈,折正是计策索要得到的。”德明对元昊的意见,何尝觉得没有道理呢。只是时机还未成熟,年轻气盛的元昊还不太懂得“识时审务”的重要。德明不正面作答,只以言相激:“我们的兵一直征战都很疲惫了,我的民族三十年锦衣玉食,这是大宋的恩德,不可以辜负!”元昊驳斥父亲道:“穿着皮毛做的衣服,从事畜牧工作,蕃性所便,英雄之生,应该称王称霸,何锦绮为?”

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九月,李德明被辽封为夏国王以后,即动用数万民夫在延州(今陕西延安)西北的敖子山上,修建宫室,绵亘20余里,极其豪华壮丽。有一次他从夏州出巡到敖子山行宫时,“大辇方舆卤薄仪卫”(即仪仗队),俨然和宋朝皇帝相仿。

大中祥符九年(1016年),李德明“僭帝制”,追谥其父李继迁为“应运法天神智仁孝至道广德光孝皇帝”,“庙号武宗”。

第二年夏天,有人向德明报告说,在怀远镇(今宁夏银川)北的温泉山上看见了龙,李德明以为祥瑞之兆,派官员去怀远祭祀,其实是作迁都怀远的打算。他借别人之口向他提出迁都的理由:“西平土俗淳厚,然地居四塞,我可以往,彼可以来。不若怀远,西北有贺兰之固,黄河绕其东南,西平为其障蔽,形势利便,洵万世之业也。况屡现休征,神人允协,急宜卜筑新都,以承天命。”迁都的理由是十分充足合理的,又加上天命所归,就没有人敢反对。于是李德明派大臣贺承珍到怀远负责兴建都城事宜。改怀远镇为兴州,正式定都。

天圣六年(1028年)五月,元昊24岁。李德明派他取得了对河西回鹘作战的决定性胜利后,立为太子。立元昊的生母卫慕氏为后。第二年,德明又向辽为元昊请婚,辽兴宗封宗室女为兴平公主,嫁给元昊。同时宋也封德明夏王,“车服旌旗,降天子一等”,以此来抵销辽同德明建立的姻戚关系。

明道元年(1032年)十月,51岁的李德明在完成了建国称帝的各项准备工作之后死去了。李德明虽然没有来得及登上皇帝的宝座,但他却为李元昊的称帝建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明道元年(1032年),元昊继位之后,宋想利用角厮啰的势力牵制元昊,于是授角厮啰为宁远大将军、爱州团练使。授温逋奇为归化将军。第二年又进封角厮啰为保顺军节度观察留后。元昊初立,积极准备称帝建国,为了巩固后方,也为了惩罚角厮啰归附宋朝,便发动了对吐蕃河湟地区的进攻。

天授礼法延祚十年(1047年),宋仁宗再赐他姓赵,可是李元昊不姓赵,他便改回李姓。他的文治武功卓有成效,但他本人也有不足之处。在位16年(1032年起计),猜忌功臣,稍有不满即罢或杀,反而导致日后母党专权;另外,晚年沉湎酒色,好大喜功,导致西夏内部日益腐朽,众叛亲离。据说他下令民夫每日建一座陵墓,足足建了三百六十座,作为他的疑冢,其后竟把那批民夫统统杀掉。废皇后野利氏、太子宁林格,改立与太子订亲的没藏氏(另有一说没藏氏)为新皇后,招致杀身之祸,于1048年为子宁林格所弑,享年46岁,庙号景宗,谥号武烈皇帝,葬泰陵。李宁林格后来因弑父之罪被处死。

李元昊生平评价

曹玮:“真英物也,若德明死,此子必为中国患!

史家戴锡章《西夏记》曾言:“夫西夏声明文物,诚不能与宋相匹,然观其制国书、厘官制、定新律、兴汉学、立养贤务、置博士弟子员。尊孔子为文宣帝,彬彬乎质有其文,固未尝不可与辽金比烈!”


李元昊的故事

李元昊抛弃赐姓的故事

突袭甘、凉的成功,不仅使党项的势力扩展到河西走廊。北宋明道元年(1032年)十月,李德明病世后,李元昊在兴州(今宁夏银川)以太子的合法身份和自己的军事才干以及显赫的战功,取得了党项政权的最高统治权。此时,西夏所控制的领土“东尽黄河,西界玉门,南接萧关,北控大漠”,“方二万余里”,事实上已形成了与宋、辽三足鼎立的局面。元昊继位后,为了强化民族意识,增强党项族内部的团结,争取贵族上层和广大党项部落人民的支持,首先抛弃了唐、宋王朝赐封给其祖的李姓、赵姓,改姓嵬名,称“吾祖”。“吾祖”为党项语,意为“青天子”。元昊自以为祖宗为鲜卑拓跋,为了怀念祖先,保持旧俗,他率先自秃其发,剃光头,并穿耳戴重环饰,以示区别。同时强令党项部族人一律“秃发”,且限期三日,有不服从者,任何人都可以处死他。一时间,党项民众争相秃发。

李元昊夺媳为妻的故事

李元昊和历史上的许许多多的统治者一样,也有自身固有的和难以克服的缺憾和不足。他认为,皇权已经很稳固,陶醉于自己的赫赫战功,后期不理朝政,经常在贺兰山离宫和诸妃嬉戏、纵情声色。他给次子李宁令哥取妻没(移)氏,见其貌美,就夺为己有,并立为“新皇后”。

李元昊其子弑父的故事

宁令哥难以忍受夺爱之恨,加上野心家没藏讹庞挑唆,于是持戈进宫刺伤元昊。李元昊被削去了鼻子,受了惊吓,又急恼不过,鼻创发作,于夏天受礼法延祚十一年(1048年)正月初二死去。夏国的开国皇帝党项族的一代英主,就这样中道而殂了。最终李宁令哥被杀,李元昊小儿子李谅祚即帝位。


宋史·李元昊传

宋史·李元昊传原文

曩霄本名元昊,小字嵬理,国语谓惜为“嵬”,富贵为“理”。母曰惠慈敦爱皇后卫慕氏。性雄毅,多大略,善绘画,能创制物始。圆面高准,身长五尺余。少时好衣长袖绯衣,冠黑冠,佩弓矢,从卫步卒张青盖。出乘马,以二旗引,百余骑自从。晓浮图学,通蕃汉文字,案上置法律,常携《野战歌》、《太乙金鉴诀》。弱冠,独引兵袭破回鹘夜洛隔可汗王,夺甘州,遂立为皇太子。数谏其父毋臣宋,父辄戒之曰:“吾久用兵,疲矣。吾族三十年衣锦绮,此宋恩也,不可负。”元昊曰:“衣皮毛,事畜牧,蕃性所便。英雄之生,当王霸耳,何锦绮为?”德明卒,即授特进、检校太师兼侍中、定难军节度、夏银绥宥静等州观察处置押蕃落使、西平王,以工部郎中杨告为旌节官告使,礼宾副使朱允中副之。

既袭封,明号令,以兵法勒诸部。始衣白窄衫,毡冠红里,冠顶后垂红结绶,自号嵬名吾祖。凡六日、九日则见官属。其官分文武班,曰中书,曰枢密,曰三司,曰御史台,曰开封府,曰翊卫司,曰官计司,曰受纳司,曰农田司,曰群牧司,曰飞龙院,曰磨勘司,曰文思院,曰蕃学,曰汉学。自中书令、宰相、枢使、大夫、侍中、太尉已下,皆分命蕃汉人为之。文资则幞头、鞾笏、紫衣、绯衣;武职则冠金帖起云镂冠、银帖间金缕冠、黑漆冠,衣紫旋(衤兰),金涂银束带,垂蹀躞,佩解结锥、短刀、弓矢韣,马乘鲵皮鞍,垂红缨,打跨钹拂。便服则紫皂地绣盘球子花旋(衤兰),束带。民庶青绿,以别贵贱。每举兵,必率部长与猎,有获,则下马环坐饮,割鲜而食,各问所见,择取其长。初,宋改元明道,元昊避父讳,称显道于国中。

景祐元年,遂攻环庆路,杀掠居人,下诏约束之。是岁,改元开运,逾月,或告以石晋败亡年号也,乃改广运。元年,母卫慕氏死,遣使来告哀,起复镇军大将军、左金吾卫上将军,员外置同正员。以内殿崇班、阁门祗候王中庸为致祭使,起居舍人郭劝为吊赠兼起复官告使。庆州柔远砦蕃部巡检嵬通攻破后桥诸堡,于是元昊称兵报仇。缘边都巡检杨遵、柔远砦监押卢训以兵七百与战于龙马岭,败绩。环庆路都监齐宗矩、走马承受赵德宣、宁州都监王文援之,次节义峰,伏兵发,执宗矩,久之始放归。

二年,加兼中书令。遣其令公苏奴儿将兵二万五千攻唃厮啰,败死略尽,苏奴儿被执。元昊自率众攻猫牛城,一月不下。既而诈约和,城开,乃大纵杀戮。又攻青唐、安二、宗哥、带星岭诸城,唃厮啰部将安子罗以兵绝归路,元昊昼夜角战二百余日,子罗败,遂取瓜、沙、肃三州。元昊既还,欲南侵,恐唃厮啰制其后,复举兵攻兰州诸羌,侵至马衔山,筑城凡川。

元昊既悉有夏、银、绥、宥、静、灵、盐、会、胜、甘、凉、瓜、沙、肃,而洪、定、威、龙皆即堡镇号州,仍居兴州,阻河依贺兰山为固。始大建官,以嵬名守全、张陟、张绛、杨廓、徐敏宗、张文显辈主谋议,以钟鼎臣典文书,以成逋、克成赏、都卧、<者多>如定、多多马窦、惟吉主兵马,野利仁荣主蕃学。置十二监军司,委豪右分统其众。自河北至午腊蒻山七万人,以备契丹;河南洪州、白豹、安盐州、罗落、天都、惟精山等五万人,以备环、庆、镇戎、原州;左厢宥州路五万人,以备鄜、延、麟、府;右厢甘州路三万人,以备西蕃、回纥;贺兰驻兵五万、灵州五万人、兴州兴庆府七万人为镇守,总五十余万。而苦战倚山讹,山讹者,横山羌,平夏兵不及也。选豪族善弓马五千人迭直,号六班直,月给米二石。铁骑三千,分十部。发兵以银牌召部长面受约束。设十六司于兴州,以总庶务。元昊自制蕃书,命野利仁荣演绎之,成十二卷,字形体方整类八分,而画颇重复。教国人纪事用蕃书,而译《孝经》、《尔雅》、《四言杂字》为蕃语。复改元大庆。

宋宝元元年,表遣使诣五台山供佛宝,欲窥河东道路。与诸豪歃血约先攻鄜延,欲自德靖、塞门砦、赤城路三道并入,遂筑坛受册,即皇帝位,时年三十。遣潘七布、昌里马乞点兵集蓬子山,自诣西凉府祠神。

明年,遣使上表曰:

臣祖宗本出帝胄,当东晋之末运,创后魏之初基。远祖思恭,当唐季率兵拯难,受封赐姓。祖继迁,心知兵要,手握乾符,大举义旗,悉降诸部。临河五郡,不旋踵而归;沿边七州,悉差肩而克。父德明,嗣奉世基,勉从朝命。真王之号,夙感于颁宣;尺土之封,显蒙于割裂。臣偶以狂斐,制小蕃文字,改大汉衣冠。衣冠既就,文字既行,礼乐既张,器用既备,吐蕃、塔塔、张掖、交河,莫不从伏。称王则不喜,朝帝则是从,辐辏屡期,山呼齐举,伏愿一垓之土地,建为万乘之邦家。于时再让靡遑,群集又迫,事不得已,显而行之。遂以十月十一日郊坛备礼,为世祖始文本武兴法建礼仁孝皇帝,国称大夏,年号天授礼法延祚。伏望皇帝陛下,睿哲成人,宽慈及物,许以西郊之地,册为南面之君。敢竭愚庸,常敦欢好。鱼来雁往,任传邻国之音;地久天长,永镇边方之患。至诚沥恳,仰俟帝俞。谨遣弩涉俄疾、你斯闷、卧普令济、嵬崖妳奉表以闻。

诏削夺官爵、互市,揭榜于边,募人能擒元昊若斩首献者,即为定难军节度使。又遣贺永年赍嫚书,纳旌节及所授敕告置神明匣,留归孃族而去。

康定元年,环庆路钤辖高继隆、知庆州张崇俊攻后桥,而柔远砦主武英入自北门,拔之。未几,夏人攻金明砦,执都监李士彬父子。破安远、塞门、永平诸砦,围延州,设伏三川口,执刘平、石元孙、傅偃、刘发、石逊等。又攻镇戎军,败刘继宗、李纬兵五千。环庆部署任福入白豹城,焚其积聚,破四十一族。

庆历元年二月,攻渭州,逼怀远城。韩琦徼巡边至高平,尽发镇戎兵及募勇士得万人,命行营总管任福等并击之,都监桑怿为前锋,钤辖朱观、都监武英继之。福申令持重,其夕宿三川,夏人已过怀远东南。翌日,诸军蹑其后。西路巡检常鼎、刘肃与夏人对垒于张家堡,怿以骑兵趣之。福分兵,夕与怿为一军,屯好水川。川与能家川隔在陇山外,观、英为一军,屯笼洛川,相离五里。期以明日会兵,不使夏人一骑遁,然已陷其伏中矣。元昊自将精兵十万,营于川口,候者言夏人有砦,数不多,兵益进。诘旦,福与怿循好水川西去,未至羊牧隆城五里,与夏军遇。怿为先锋,见道傍置数银泥合,封袭谨密,中有动跃声,疑莫敢发,福至发之,乃悬哨家鸽百余,自合中起,盘飞军上。于是夏兵四合,怿先犯,中军继之,自辰至午酣战。阵中忽树鲍老旗,长二丈余,怿等莫测。既而鲍老挥右则右伏出,挥左则左伏出,翼而袭之,宋师大败。怿、刘肃及福子怀亮皆战没。小校刘进劝福自拔,福不听,力战死。初,渭州都监赵津将瓦亭塞骑兵三千余为诸将后继。是日,朱观、武英兵会能家川与夏人遇,阵合,王珪自羊牧隆城以屯兵四千五百人助观略阵,阵坚不可动,英重伤,不能出军战。自午至申,夏军益至,东阵步兵大溃,众遂奔。珪、英、津及参军耿傅、队将李简、都监李禹享、刘均皆死于阵。观以千余人保民垣,发矢四射,会暮,夏军引去。将校士卒死者万三百人,关右震动。军须日广,三司告不足,仁宗为之旰食,宋庠请修潼关以备冲突。秋,夏人转攻河东,及麟、府,不能下,乃引兵攻丰州,城孤无援,遂据之;又破宁远砦,屯要害,绝麟、府饷道。杨偕始请弃河外,保合河津,帝不许。会张亢管勾麟府军马事,破之于柏子,又破之于兔毛川,亢筑十余栅,河外始固。元昊虽数胜,然死亡创痍者相半,人困于点集,财力不给,国中为“十不如”之谣以怨之。元昊乃归塞门砦主高延德,因乞和,知延州范仲淹为书陈祸福以喻之。元昊使其亲信野利旺荣复书,语犹嫚。知延州庞籍言,夏境鼠食稼,且旱,元昊思纳款,遂令知保安军刘拯谕旺荣言:“公方持灵、夏兵,倘内附,当以西平茅土分册之。”知青涧城种世衡又遣王嵩以枣及画龟为书置蜡丸中遗旺荣,谕以早归之意,欲元昊得之,疑旺荣。旺荣得之笑曰:“种使君亦长矣,何为此儿戏耶!”囚嵩窖中岁余。知渭州王沿、总管葛怀敏使僧法淳持书往,而旺荣乃出嵩与教练使李文贵至青涧城,自言用兵以来,资用困乏,人情便于和。籍疑其款吾军,留之数月。

二年,复大入,战于定川,宋师大败,葛怀敏死之。直抵渭州,大焚掠而去。诏籍招纳,籍遣文贵还。月余,元昊使文贵与王嵩以其臣旺荣、其弟旺令、嵬名环、卧誉诤三人书议和,然屈强不肯削僣号,且云“如日方中,止可顺天西行,安可逆天东下。”籍以其言未服,乃令自请,而诏籍复书许之。

明年,遣六宅使伊州剌史贺从勖与文贵俱来,犹称男邦泥定国兀卒上书父大宋皇帝,更名曩霄而不称臣。兀卒,即吾祖也,如可汗号。议者以为改吾祖为兀卒,特以侮玩朝廷,不可许。诏遣邵良佐、张士元、张子奭、王正伦更往议,且许封册为夏国主,而元昊亦遣如定、聿舍、张延寿、杨守素继来。

四年,始上誓表言:“两失和好,遂历七年,立誓自今,愿藏盟府。其前日所掠将校民户,各不复还。自此有边人逃亡,亦毋得袭逐。臣近以本国城砦进纳朝廷,其栲栳、鎌刀、南安、承平故地及他边境蕃汉所居,乞画中为界,于内听筑城堡。凡岁赐银、绮、绢、茶二十五万五千,乞如常数,臣不复以他相干。乞颁誓诏,盖欲世世遵守,永以为好。倘君亲之义不存,或臣子之心渝变,使宗祀不永,子孙罹殃。”诏答曰:“朕临制四海,廓地万里,西夏之土,世以为胙。今乃纳忠悔咎,表于信誓,质之日月,要之鬼神,及诸子孙,无有渝变。申复恳至,朕甚嘉之。俯阅来誓,一皆如约。”十二月,遣尚书祠部员外郎张子奭充册礼使,东头供奉官、阁门祗候张士元副之。仍赐对衣、黄金带、银鞍勒马、银二万两、绢二万匹、茶三万斤。册以漆书竹简,籍以天下乐锦。金涂银印,方二寸一分,文曰“夏国主印”,锦绶,涂金银牌。缘册法物,皆银装金涂,覆以紫绣。约称臣,奉正朔,改所赐敕书为诏而不名,许自置官属。使至京,就驿贸卖,宴坐朵殿。使至其国,相见用宾客礼。置榷场于保安军及高平砦,第不通青盐。然宋每遣使往,馆于宥州,终不复至兴、灵,而元昊帝其国中自若也。

是岁,辽夹山部落呆儿族八百户归元昊,兴宗责还,元昊不遣。遂亲将骑兵十万出金肃城,弟天齐王马步军大元帅将骑七千出南路,韩国王将兵六万出北路,三路济河长驱。兴宗入夏境四百里,不见敌,据得胜寺南壁以待。八月五日,韩国王自贺兰北与元昊接战,数胜之。辽兵至者日益,夏乃请和,退十里,韩国王不从。如是退者三,凡百余里矣,每退必赭其地,辽马无所食,因许和。夏乃迁延,以老其师,而辽之马益病,因急攻之,遂败,复攻南壁,兴宗大败。入南枢王萧孝友砦,擒其鹘突姑驸马,兴宗从数骑走,元昊纵其去。

元昊五月五日生,国人以其日相庆贺,又以四孟朔为节。凡五娶,一曰大辽兴平公主,二曰宣穆惠文皇后没藏氏,生谅祚,三曰宪成皇后野力氏,四曰妃没<口移>氏,五曰索氏。元昊以庆历八年正月殂,年四十六。在位十七年,改元开运一年,广运二年,大庆二年,天授礼法延祚十一年。谥曰武烈皇帝,庙号景宗,墓号泰陵。宋遣开封府判官、尚书祠部员外郎曹颖叔为祭奠使,六宅使、达州刺史邓保信为吊慰使,赐绢一千匹、布五百端、羊百口、面米各百石、酒百瓶。及葬,仍赐绢一千五百匹,余如初赙。子谅祚立。

宋史·李元昊传翻译

李元昊,又叫赵元昊,本名拓跋元昊,李、赵是他的祖辈从唐、宋两朝统治者那里获得的赐姓,而拓跋则来自他本人所属的那个党项部族的名称。元昊生于公元1004年,出生时,族人给他起了个乳名叫做“嵬理”,在党项语中是“珍惜富贵”的意思。元昊生性果敢而坚毅,谋略周密而深远,擅长绘画艺术,喜欢创造发明。他身高五尺有余,圆脸高鼻,长相威严。少年时代的元昊,平素爱穿白色长袖绯衣,头戴黑色王冠,身上佩戴着弓箭。出行时,他自乘骏马,左右随从为他张起青色的伞盖,前面是两名旗手开道,后面是百余名骑兵相随,众人簇拥之下,十分威风。元昊通晓佛学和蕃、汉文字,其桌上常常摆放着法律文书,而对《野战歌》、《太乙金鉴诀》一类的兵书,他更是爱不释手,潜心研究。24岁那年,元昊独自领兵出征甘州,一举击溃了回鹘可汗夜洛隔的军队,以功而被其父西平王李德明立为太子。宋朝边将曹玮,早想亲睹元昊的风采,但是总不能如愿,后派人暗中偷画了他的肖像,曹玮一看见元昊的相貌就禁不住发出英雄的赞叹,并且预言他日后必将成为宋朝的威胁。这种预见不是没有道理的。随着元昊的成长,他对父祖以来的和宋政策,特别是向宋称臣一事日益不满,主张采取强硬路线,表现出极端的政治野心。李德明曾经反复告诫元昊说:“西夏长期用兵,民生疲惫,部族三十年来能够锦衣玉食,都是宋朝的恩惠,我们不能忘恩负义!”但是元昊对此则相当不以为然,他反驳道:“穿着皮毛,从事畜牧,是游牧民族的本色和特长,英雄的一生,应该是为王图霸,成就帝业,怎么能被眼前这样一点小恩惠束缚住手脚呢?”

公元1032年,西平王李德明病逝,元昊继立为国王,建元为显道。基于西夏豪酋逞强、蕃汉杂处、强敌压境的现实国情,他确立了“尚武重法”的立国方针。所谓“尚武”,就是把军事国防作为保证国家生存发展的前提和重心;所谓“重法”,就是把严刑峻法作为强化君主专制统治的工具和手段。在这一原则指导之下,为了实现为帝图皇、富强国家的宏伟抱负,元昊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改革运动。首先,在文化上,他增强了党项人的民族意识,强化民众对西夏国家的认同观念。元昊取消了唐宋王朝给予拓跋部族的赐姓,改而用“嵬名氏”来指代西夏王族,用曩霄来给自己重新命名,对外则自称“兀卒”。“兀卒”为党项语译音,意思是“青天子”,元昊认为宋朝皇帝就是黄天子,他自己就是青天子,有与宋朝平起平坐的意味。元昊在改名换姓的同时,又颁布了秃发令,要求国内蕃族在三日内一律剃光头顶,否则格杀勿论。他命令大臣野利仁荣创造了传达党项语言的西夏文字,并且规定国内所有艺文诰牒,一律都用这种文字书写。这样,在他的大力提倡和推行下,西夏字上自官方文书,下至民间日常生活,广泛使用并迅速流行;设立蕃字院和汉字院,负责对外文书交流;创建蕃学,选拔子弟入学读书,考试选才;以“忠实为先、战斗为务”的原则,改革唐宋以来的缛节繁文,把礼仪的九拜改为三拜,把音乐的五音改为一音,国人如不照此实行,以灭族罪论;在官民服饰上体现等级关系,严格规定身份与衣服的样式、颜色的匹配等,统一社会等级秩序等等;升兴州为兴庆府,在城内大兴土木,扩建宫城,广营殿宇。其次,在政治上,他树立了西夏国家的基本制度,提高了行政效率。1033年,元昊模仿唐朝的“三省六部”制度,在国内设立了五个中枢机构:中书掌管行政,枢密掌管军事,三司掌管财政,御史台掌管谏察弹劾,开封府(又称“兴庆府”)掌管京城事务。各种官职,除了汉文名称之外,还有党项语名称。如宁令、谟宁令、丁卢等等。这样,西夏国的行政管理体制就形成了蕃汉合一、两制并存的格局。元昊还完善军事制度,以提高军事作战能力。元昊在由党项羌组成的“族内兵”之外,另设“族外兵”,族外兵由战俘中的勇士担任,供作战时冲锋陷阵作先锋;仿照宋朝军事建制,在全国划分为左、右两厢,并设十二个监军司,各规定驻地和军名;增加兵种,如,专门负责宿卫的卫戍军、专门掠夺人口的擒生军,炮兵部队泼喜军等。对军队的驻扎也作了精心的部署。第三,在对外关系上,采取积极扩张的政策。西夏政治势力兴起之后,特别是李继迁迁都西平(今灵武)之后,党项政权即处于甘州回鹘、吐蕃和宋、辽之间。为了解除同宋、辽大国抗衡的后顾之忧,元昊登上政治舞台伊始,就对势力相对弱小的回鹘、吐蕃采策动了战争。除了前述征讨甘州回鹘之外,元昊先后又袭破河西重镇凉州、沙州、瓜州和肃州。这样,元昊便安全控制了河西走廊。公元1033年,元昊出兵攻占吐蕃的犛牛城。次年,元昊命苏奴儿率兵25000去攻打吐蕃诸部,结果兵败被执。同年,元昊亲率大军深入河湟地区寻找战机,吐蕃首领唃厮罗利用地利歼灭了大部分西夏军队。虽然如此,元昊利用征战,依然基本达到了“北收回鹘锐兵。南略吐蕃健马”的战略目标。元昊统治时期,西夏的疆域扩展至“东尽黄河,西界玉门,南接萧关,北控大漠”上万余里的范围。

一切准备就绪后,元昊于夏大庆三年(1038年)十月在兴庆府登上皇位,国号大夏,改元天授礼法延祚元年,竖起了一代王朝的猎猎旌旗。元昊称帝后,又采取一系列措施巩固其统治。首先,进一步调整中央官制,增设尚书省,设尚书令,尚书省下设十六司;其次,确立朝廷礼仪,制定符合本国实际的朝廷礼仪。如朝贺,规定群臣“常参”为六日,入见起居为“九日”。朝贺时,宰相领班,百官依次排列朝谒、舞蹈、行三拜礼。行为不符合规矩的,要受到处罚。元昊还花重金购买宋朝从宫中跑出来的丫环、宦官,学习参考宋朝的宫廷礼仪和规章制度;第三,培养和网罗人才。为了巩固统治,元昊大力兴办“蕃学”,培养人才。他还重金招揽社会各界精英,尤其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宋朝知识分子,被宋遗弃的文臣武将。这些措施,对完善元昊的蕃汉联合统治政权和加速西夏社会的发展进步具有重要意义。

公元1039年,元昊向宋朝送出奏表,声明正式即位,要求予以正式承认。从此,西夏与宋公开决裂。宋康定元年(1040),元昊出兵进攻宋的金明砦(在今陕西安塞县东南旧安塞),进围延州(今延安市),在三川口(在今洛河上游,志丹县南)设下伏兵,将宋环庆、鄜延两路增援延州的军队歼灭大半。二年(1041)二月,元昊复发动进攻,派10万精兵寇渭州(即今甘肃陇西县)。宋环庆路副总管任福奉命率万余轻骑兵出击,被夏军包围于好水川(今宁夏隆德县北),宋军将士全部死难。1042年秋,元昊为解救国内鼠患、旱灾带来的生活困难,出兵进攻宋朝镇戎军,在定川砦(今宁夏固原)大败宋军,至渭州大掠财物而还。元昊取得这些胜利后,清醒认识到自己国力有限,不能支持长期战争。经过几年的对外兴兵作战,使国内生产、经济疲蔽,加之上层统治阶级内部争权夺利的矛盾加剧,元昊便通过与宋朝边将的接触,恢复了与宋的谈判。夏延祚七年(1044),元昊以“夏国主”名义向宋称臣,宋廷赐姓赵,每年赐其银五万两,绢13万匹,茶2万斤。同年,西夏与辽之间的战争爆发。元昊采用诱敌深入之计,在河曲大破辽军,双方通过议和,战事暂停。

西夏与宋、辽的关系趋缓,内政却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元昊性格多疑、猜忌,滥杀无辜。公元1034年,元昊生母卫慕氏一族的首领山喜密谋杀害元昊篡权。机密泄漏后,元昊一怒之下把他沉到河底淹死了。元昊还把他的生母卫慕氏、妃子卫慕氏,以及和妃子生的儿子一起残忍地斩杀。公元1037年,大臣山遇惟亮因与他在处理和宋朝的关系方面持不同意见,也被元昊设计杀害。从此,朝野上下,噤若寒蝉,惟元昊之行是行。晚年的元昊逐渐从一个令人敬仰的英雄堕落成为沉湎酒色、不问政治的荒淫暴君。公元1047年,他在儿子宁令哥的成婚大典上见儿媳妇年轻貌美,楚楚动人,按捺不住,竟然将儿媳妇强行纳为小妾!父子从此反目成仇。不仅如此,他还与被其杀害的大臣野利遇乞的妻子没藏氏勾搭成奸,并被没藏氏兄妹设计玩弄。公元1048年五月,宁令哥约野利族人浪烈乘元昊酒醉之机潜入元昊寝宫行刺。元昊被削去大半个鼻子,次日因伤势过重死亡。年仅46岁,庙号夏景宗。

元昊是西夏历史上最为杰出的领袖,他继承父祖开创的基业,最终建立了雄踞西北的西夏王朝,使中国出现了宋、辽、夏三国鼎立的局面。他统治期间,内修典章,外务征伐,创造文字,其文治武功,对后世影响深远。

李元昊相关

名人推荐

李元昊相关信息